????空寂叹了口气,道:“只怪老衲过于好善,些许时候正邪都分不清。当年西伯肖身负重伤,倒在我少林山门,奄奄一息。老衲身为出家人,本着慈悲为怀,普度众生之心,未有多想便救下他一命。怎料到酿成大错,留下如此大祸!阿弥陀佛,罪过罪过!”

????三矢师太道:“空寂师兄此刻叹息又有何用,如今最要紧的是想办法,尽快替武林拔除雷星门这颗毒瘤。否则,过不了多久,武林正派便要频频遭受雷星门毒手了!”

????“依老衲之见,我们还需各大门派联盟,方有力量对抗雷星门,以及另外三大组织。”空寂见天sè已晚,又望了望眼前诸人,“武当关真人已然在山上等候多时,诸位还是赶紧上山吧!”

????诸人纷纷起身,均是说道:“我等正有此意!”

????在少林三大神僧带领下,各大门派高手手持兵刃,出了茶寮,便往武当山上行去。暮sè之下,诸人远去,映下一道道修长背影。几重暗慢悠悠自茶寮走出,往武当山方向看了几眼,露出一个极为诡秘的笑容,亦迈步上山。

????武当山不亏为天下第一仙山,黄昏时刻景sè更是美丽,金黄sè霞光照映,更显得金碧辉煌,蓬荜生辉,蓬勃万丈。诸人行走山路之间,时时为这仙山美景感叹,若是rì后纵使常住武当,死亦无憾已。然而,没走多久,便又徒生变故。

????依山派三弟子苏其突然叫了起来:“几重暗,你来得正好,我们依山派还没和阁下算账,你就想这么上山?”

????只见大队伍后面不远处,几重暗轻轻走来,一步一步,缓慢之极,给人很是奇怪的感觉,似乎几重暗走得很快,几乎可以一瞬间来到众人面前,然而实际上几重暗却仍身在极远处,忽远忽近,飘渺难辨。均是不甚明了,此人究竟所习何种轻功,如此诡秘,简直到了神鬼难明之地步。

????在诸人惊叹之下,几重暗总算是慢悠悠来到了大队伍跟前,他斜眼看了一下依山派所在,显得有些不耐烦,之后便正眼也不瞧一下,淡淡道:“阁下想怎地?”

????几重暗明显看不起依山派,如此高傲自大,怎不令人生气?田兵走了过来,脸sè一沉,冷冷道:“阁下以为呢?”手中宝剑微微一晃动,一道光芒闪过,显然已生出杀心。

????几重暗微微摇头,这种事情他根本懒得去琢磨,因为他认为根本没必要,也不多瞧田兵,更甚者还一面四处张望,一面淡淡道:“在下又不是阁下肚子里的蛔虫,在下怎么知道阁下所想?yù要如何,便请直言吧!”

????此番依山派被人如此轻视,是佛亦有三分怒。苏其长剑一挥,冲了过来,怒喝:“斩你!”

????几重暗眼角微微一望,脸上却露出嘲笑的笑容,不屑一顾,不冷不淡的说道:“就凭你们依山派几个小虾米?呵呵,开玩笑也需有个尺度,更要有自知之明,否则贻笑大方可不太好!”

????依山派诸人更是怒上加怒,带伦怒喝:“几重暗,阁下侮辱在下可以,但决不许阁下侮辱本派,此种下作行为,在下实难忍受!”

????几重暗耸耸肩,道:“阁下yù待如何?”

????带伦道:“阁下既然瞧不起本派,想必自认武功高强,如此在下便与阁下比试比试,一决高下。”

????依山派诸人定当支持,纷纷叫喝,均希望能将几重暗击败,以雪前耻,替本派正名。若此刻几重暗不接下,那他先前所说话语,便做不得数。若是接下,在各大门派之前,堂堂正正大败之,依山派声名定当再上一步。

????几重暗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笑容,有些奇怪的看着带伦,摇了摇头,说道:“也好,既然阁下自找耻辱,在下成全便是。只不过此处地方太小,咱们到后面去比试,如何?”

????带伦闷哼两声,道:“好,走!”当下带头往一旁小路走去,随后依山派诸弟子也跟了过去。

????此刻各大门派正在上山路上,均处于小小山路之中,根本没地方比试,而山路旁边偶有岔路,隐约看见不远处花草树木之间,露出一处不大不小的平台。诸人便是前往这个平台,只是这平台只有一道入口,两面环山,另一面更是临着万丈深渊,此刻只需把守住入口,诸人便成了瓮中之鳖,待人宰杀。此刻依山派志气正旺,哪管这许多,而且己方人多势众,对方仅有一人,岂有惧怕之理。

????空鉴眼见诸人尚未抵达武当山门,便多次内讧,想上去阻拦,叫道:“诸位施主,大敌当前,切不可同室cāo戈!”

????三矢师太一甩拂尘,说道:“空鉴师兄,小辈们比试切磋武艺,有何不可?只需不伤和气,点到即止便可。空鉴师兄大可不必担心!不如,我等也过去瞧瞧!”三矢师太说完这话,也领着海棠派诸位姐妹走了过去,打算瞧瞧究竟。

????空鉴无可奈何,道:“老衲愚见,这比武还是不比为妥!”

????只是此刻哪还有人听他感叹,纷纷围将过去,更有人便是为了瞧一瞧这几重暗究竟有何本事,竟敢如此嚣张。固然有些人以大局为重,不想引起内讧,而让虎视眈眈的敌人有机可胜,怎奈此刻依山派被激得怒气强盛,哪还肯听从劝阻。

????张恨兄弟面面相觑,各有面相,均有所思,一个担忧,一个兴奋。

????张恨道:“大敌当前,这依山派众位师兄弟,太禁不住激将,这种情况与人比武,怕是不容乐观。”

????张远益道:“大哥,你怎么每次都长大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?哼,我早看这几重暗不顺眼,打就打了呗,他只有一个人,任他武功再高,怎能是依山派对手?我也想看看他是怎么败下阵来的!”

????张恨自然不是那种自卑之人,而是看得真切,知晓其中缘由。几重暗来历神秘,先前显露出的轻功异常诡秘,胆敢独自挑衅依山派,定是有备而来,有所依仗。而依山派固然只能算中等以上门派,但门派高手也颇多,只是太沉不住气,被人激几句,都是气上心头,只怕也难以发挥正常水准。胜败甚是显着,为何诸人便是看不出来呢?本是不可为,还要一股脑儿争着去做,结果一无所获,反倒落得个身首异处之下场,如此一来,原本之抱负,便永无实现之rì。

????当为之时自当为,不可为之时不可为。些许时候意气用事,逞强绝非英雄好汉所为,能忍常人所不能,方属大英雄、大豪杰。况且此刻大敌当前,此种行为,不能一致对外,反倒自相争斗,张恨最是看不起,不过别派之事,作为一个外人,自也不好多管,暂且静观其变罢!( 鹤立门 http://www.hax520.com/0_607/ 移动版阅读m.0ds8.com )